分类 Voices 下的文章

为什么同样是解决一个算法问题,我总是很快就能得其法?

http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38331755/answer/75945686 别人总是觉得我代码写得快又好,然而他们不知道 最开始我们一起学习代码的时候,老师布置的代码作业,一个简单的排序我要去图书馆找电脑找bug找一个下午,一个递归我要编三个下午,所有的题我得提前一周开始做,才能按时完成。我只认为自己做出来的东西才能拿出手。 大部分人只是该交的时候写一下结果发现写不出来,copy个别人的就完了。 最重要的就是找bug想思路的问题,那时觉得毫无错误就是出不来结果,只能一遍遍翻书,一遍遍看例题,以求能找到自己理解的不当和思维的......


为什么知乎上一些很棒的回答也会选择匿名?

http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37471959/answer/74132116 再好的答案也有人不喜欢,最怕那些不喜欢你答案又爱在评论区写“反对+没有帮助”“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!”“你恶心到我了”之类喧嚣的一小撮,他们就像老鼠屎,会搅坏你和沉默的大多数一起用心献出的好答案,他们的杀伤力,远超那些用反对票表决的人。 你匿名了,它们只能攻击你这一个答案,也没法把攻击指向具体的你,看着它们在那里气急败坏地叫喊“有种你别匿名!”却拿你没辙的样子,也是一种幸福;而你不匿名,它们会挖你的坟,鞭你的尸,还会操翻你的所有答案。


李国新:喊魂

文 / 李国新 我的家乡李儿岗多湖多水多草,过去的时候,一到晚上外面黑乎乎的,萤火虫样的磷火,时隐时现,我们小时候称为鬼火,听说是人死了的骨头发出来的。还有各种鸟的怪叫声,从水塘中,从野草中,此起彼伏,一声比一声大,不绝于耳。我奶奶告诉我,你爹在村里当民兵连长的时候,也是三十刚出头了,晚上不敢走夜路,路上不是泥巴高低不平,就是野草中有怪声,没法子,你爹每次出门总是带一把钢叉,那是叉鱼的,锐利无比,很压煞气的。 农村中的夜晚还有一种声音可怕,也更恐惧,那就是喊魂。那时候,一个村里有一名赤脚医生,......


倪一宁:有意思无意义的人生

文 / 倪一宁 2008年,杭州出了桩不大不小的新闻,交警拦下了一个开着拖拉机的青年,原因听来荒谬,拖拉机上,站着一头骆驼。警方问讯后得知,这骆驼是他在新疆买的,他一路开着轰隆隆的拖拉机,运着不服水土的骆驼,从南疆走到了南方。警方做主,把那头骆驼卖给了附近的动物园,又给了他一笔交通费,让他回了福建老家。这年轻人太配合,第二天就坐火车走了,没给记者们发挥的余地,也没给新闻发酵的时间。 告诉我这则过气消息的,是朋友老K。那时我们一桌人入深巷,过小院,寻到了一家私房菜馆。桌上花煎蛋异香满口,芝麻菜烧豆腐能......


北美崔哥:国歌响起时

文 / 北美崔哥 这问题我还真问过。为什么一听国歌就手捂胸口? 美国人回答:一听国歌就想起祖国,一想起祖国就想起这辈子给祖国交了太多的税,然后胸口就疼,就得捂着。 在美国的28年里,北美崔哥的我还真赶上一次,那是在橄榄球赛场的公共厕所。 我身边一美国退伍老兵正撒尿呢,国歌一响,老爷子一个鲤鱼打挺,立正,转身,手捂胸口。等国歌也奏完了,我低头一看,尿我一身。我当时特别愤怒,你丫听国歌尿我身上干嘛呀? 第二例。北京某国际小学一个美国小崽子,奏中国国歌时拒绝起立和行礼,老师说,必须起立,不然就叫城管。小崽......


© 2015 邱医生在这儿 . 由 WordPress 强力驱动 | Theme By Jimmy & PCDotFan